分割線
《紅樓夢》中反客為主的生日宴會
來源:光明網 2019/06/17 09:51:42
字號:AA+

導讀: 與賈敬的生日宴被王熙鳳搶了戲形成對照的是,王熙鳳自己的生日宴會,卻被賈璉和寶玉搶了戲。

《紅樓夢》涉及的人物生日宴會場景,雖描寫得各具特色,但有一個貫穿始終的基本寫法尤為引人矚目。那就是,在生日宴會的場景漸次展開時,突然插入或者引申出去一些枝蔓情節,形成藝術上的搖曳姿態,既讓活動主客關系發生了游移,也讓歡聚的基調轉而為悲戚。

《紅樓夢》中反客為主的生日宴會

1987年版電視劇《紅樓夢》第二十四集。賈寶玉和平兒等人生日這天,在芍藥欄紅香圃設宴慶賀。當晚,怡紅院群芳開夜宴。有人提議,拿骰子搶紅。寶玉道,不如占花名兒好。

人物生日在《紅樓夢》中得到呈現,本來就有多種方式。有的僅僅出自人物對話中的談資,如元春生在大年初一,是冷子興演說榮國府時交代的;巧姐生在七月初七,是鳳姐和劉姥姥談起來的;后來賈寶玉過生日那天,大家聚在一起說生日,探春起頭說他們榮國府的人“倒有些意思,一年十二個月,月月有幾個生日”,然后一一細數,又有襲人等補充,這一次算是說得比較齊全了。也有的是敘述者采用略寫的方式來交代,比如第二十九回寫寶玉在五月初三赴薛蟠生日宴,第五十二回寶玉需要穿雀金裘去赴舅舅的宴,還有第七十回,在三月初二日,敘述了元妃給探春送來生日禮物,等等。

當然,給人深刻印象的,還是正面具體的生日聚會描寫。這樣的描寫,在前八十回共有五次。依次是賈敬、薛寶釵、王熙鳳、賈寶玉和賈母史太君的慶生活動。奇怪的是,這其中,居然缺少有關林黛玉生日活動的直接描寫。讀者較早知道賈府也辦過有關黛玉的生日活動,是在計劃給薛寶釵過生日時被順帶提及的。第二十二回,王熙鳳問賈璉,薛寶釵生日要辦成何等規模,賈璉說按以往給林黛玉過生日的規模辦,王熙鳳就說薛寶釵這次的生日和以往不同,是十五歲的大生日。但作者為何沒有具體寫林黛玉的生日?如果是因為不到十五歲的小生日不值得提,那么按照林黛玉入賈府的年齡,她十歲的大生日也應該在賈府中過,何以作者也沒有提?由此帶來的另一個問題是:前八十回為什么不寫林黛玉的生日?這是作者的疏忽,還是有意略過?其中緣故,很難加以深究。不過,正因為前八十回沒寫,所以就給續寫《紅樓夢》者提供了一個寫林黛玉過生日的機會,稍稍豐富了后四十回的情節,也安慰了讀者內心的缺憾。

有關前八十回寫到的五次生日宴會,一篇短文難以一一討論。這里主要分析兩次生日活動延伸出的情節插曲,以及因此形成的反客為主的效果。

《紅樓夢》中反客為主的生日宴會

1987年版電視劇《紅樓夢》第四集。賈敬在玄真觀燒丹煉汞,這日正逢他的壽辰,孫子賈蓉受其父賈珍之命,將一些上等吃食送到道觀。

賈敬生日,寧國府盛宴招待。賈敬本人在道觀中不愿回家,主人缺席,寧榮兩府來祝壽的客人反倒像把自己當成了主人,未免掃興。虧得王熙鳳解釋說,賈敬在道觀已經修成了神仙,心到神知,賈敬不在場,也就無所謂了。這樣的俏皮話引得大家一片粲然。秦可卿因重病在床,沒在宴會露臉,鳳姐就趁著宴會完畢去園里看戲的間歇,和寶玉一起由賈蓉陪著繞道去可卿臥室探視。這樣,歡聚的基調發生了變化。秦可卿病中的感傷之言,讓寶玉聯想起曾經在她臥室午睡,如萬箭穿心般流下眼淚。鳳姐趕忙讓寶玉、賈蓉先走,一方面說明她覺得寶玉如此感情用事會讓可卿更難受,另一方面,也是想單獨留下跟可卿說些貼心話。但如此描寫,還有一點值得注意:王熙鳳獨自行動,其實也給他人留下了單獨相處的機會。

王熙鳳從可卿臥室出來后進入花園便門時,身邊雖有一大幫媳婦丫頭,但他們并不貼近鳳姐走,特別是當鳳姐放緩腳步一步步行來贊賞園中景色時,他們只是離開一段距離來跟隨。這樣,窺視鳳姐美色已久的賈瑞,就有了近前來與鳳姐搭訕的機會。此時,如果賈蓉、寶玉都在,賈瑞怎么可能近得前來?主奴相處要根據特定情境而保持距離,這樣一個不言而喻的前提,使得情節的設計,只需要考慮如何把一同進入可卿臥室的賈蓉和寶玉先期支走,從而為接下來寫鳳姐與賈瑞瓜葛的另一個插曲作鋪墊。

鳳姐從可卿臥室出來的感傷,在欣賞花園景色中得到了平復。畢飛宇曾分析此段文字,覺得鳳姐感情變得太快,甚至懷疑其真誠,把她視為可怕的女人。鳳姐性格的多面性,以及感情之復雜確是事實。但并不因此說明,她對可卿的感情不真誠。后來寫她看見可卿的棺材,眼淚如斷線珍珠滾將下來,她對可卿感情之深可以體會。至于她剛出可卿臥室,就向園中景色投去贊賞的目光,也未必說明情感前后的斷裂,這可以理解為,將生日歡聚的情感淺層次表達后,在探視可卿的插曲中轉而為深沉,又在走向花園、面對各種美景時,那種深層的感情暫時遮蔽了,也被移開了。我們不能因為那種情感沒有在新情境中持續發生作用,就懷疑其真誠。畢竟,秦可卿當時也沒到病危的地步,而她與鳳姐親密的程度以及鳳姐自身的為人風格,都是我們判斷時需要考慮的因素。此外,有時候,當事人對景色的關注,恰恰是擺脫感傷情緒的一種努力,這樣的努力符合積極、健康的心態。而接下來,賈瑞與鳳姐對話時,鳳姐的那種欲擒故縱與賈瑞的色迷心竅,又使得情感基調發生了新的趨向。面對賈瑞的欲火燃燒,王熙鳳內心沉著中表露出的假模假樣,似乎把賈瑞的一切言行,都當作此前的自然景色來觀賞了。盡管從表面看,王熙鳳贊賞景色的雅致與對賈瑞戲弄式的周旋是并不協調的。

《紅樓夢》中反客為主的生日宴會

1987年版電視劇《紅樓夢》第十七集。九月初二,是王熙鳳的生日,宴會上觥籌交錯。可是天一亮,賈寶玉就遍體縞素,到水仙庵祭奠金釧了。

與賈敬的生日宴被王熙鳳搶了戲形成對照的是,王熙鳳自己的生日宴會,卻被賈璉和寶玉搶了戲。

第四十四回,寫王熙鳳在生日宴會上,因被眾人灌多了酒而中途退下,想回自己屋子歇息,卻發現丈夫賈璉正在家里與鮑二媳婦約會,于是打鬧起來,讓在一邊攙扶的平兒也大受委屈。寶玉隨即出場,將她帶入怡紅院來安撫:代賈璉道歉,為平兒理妝,最后還為平兒洗滌落下的一塊手帕。這樣由榮國府正廳展開的慶生活動,前后延伸出另兩個并列的私密空間,從而上演了互有關聯的兩個插曲。這是兩兄弟對待女性的情節插曲,但對比是何等鮮明:賈璉的色心與寶玉的體貼,各自的行為最后聚焦于平兒一身,給她造成的是不同的心靈感受。

本來,這天也是金釧的生日。此前金釧被逐而投井自殺,寶玉也有一定責任。當寶玉一早出門跑到城外很遠處為她祭拜,敘述者開始并沒有交代緣故。寶玉自己也神秘其事,甚至連跟隨他出去的小廝,也摸不著頭腦。只是當他回來看到門口的玉釧抹眼淚時,才問她“你猜我往那里去了”,但也沒有點破各自的心事。只是到寶玉為平兒理妝完畢,敘述者才借助直接的心理描寫,把寶玉為金釧祭拜的事一并交代了出來。這一交代延宕到最后,為情節帶來了懸念和開釋,是經過作者縝密設計的。

但更巧妙的是,在正廳看戲時,眾人看《荊釵記》演到《男祭》這一出,黛玉便和寶釵發議論說“這王十朋也不通得很,不管在那里祭一祭罷了,必定跑到江邊子上來作什么”。諸如此類的一番議論,結果是寶釵不答,寶玉要找酒去敬鳳姐。盡管兩人都應該聽出了黛玉話里有話,但寶釵不便摻和進來,寶玉借故要躲開黛玉的鋒芒,可能是想掩飾內心的尷尬。這里,寶玉無法理直氣壯而在幕后做下的隱秘事,被敏銳的黛玉巧妙地拉進前臺,拉進正式的生日活動場合。她是在論戲嗎?是的,但也在議論人生,議論人生的難言之隱。

其實,從人生的本質意義來理解,是無所謂正戲與插曲,也無所謂主與客的差異的。小說《紅樓夢》借生日活動的當事人名義,預設了主人與正戲的前提,從而有了所謂插曲的枝蔓延伸,有了客與主的關系翻轉——如此設計,主要是為了吸引讀者注意,更是為了刷新讀者對人生的理解。(詹丹)

原標題:《紅樓夢》中反客為主的生日宴會

責編:陳倩柔 (如涉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黑龙江时时彩玩法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