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對伊朗開戰將導致其世界霸權終結
來源:北京日報 2019/06/16 10:13:11 作者:孫海潮
字號:AA+

導讀: 美國總統特朗普退出伊朗全面核協議和對伊極限施壓,一是拉住沙特、以色列等國,建立中東版北約,維護以色列安全并推動所謂解決巴以沖突的“世紀交易”。

美國總統特朗普退出伊朗全面核協議和對伊極限施壓,一是拉住沙特、以色列等國,建立中東版北約,維護以色列安全并推動所謂解決巴以沖突的“世紀交易”。巴勒斯坦問題解決無望,但以色列更加肆無忌憚。猶太集團是特朗普爭取2020年連任的最大王牌。二是討好軍工集團。美國對中東盟國軍火出口額連創新高,軍火出口會拉高華爾街股市。軍工和股市是特朗普爭取連任的另外兩大王牌。三是對伊朗以壓促變,從內部實現符合美國要求的變革,甚至改變伊朗政權性質。在伊朗建立親美政權是美國歷屆政府夢寐以求的愿望。小布什“新保守主義”政府占領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最終打算,便是占領或控制伊朗。馴服了伊朗,中東便是囊中之物。“大中東民主計劃”的初衷由此而來。

當前形勢下,美國與世界各大國和國際機構關系全面趨緊,亞洲有“印太戰略”,歐洲與俄全面對抗,貿易戰四處狼煙,傳統盟國逆反心理居高不下。以特朗普精于算計的商人本性,當然知道若與伊朗發生戰爭,美國付出的代價絕不會小于阿富汗和伊拉克。

歐洲輿論認為,特朗普決策無疑受到新保守主義的強烈影響,但特朗普本人并非新保守主義者,亦非瘋狂的干涉主義者。特朗普吸收蓬佩奧和博爾頓這樣的新保守主義分子入閣,主要是為了擴大回旋余地而非受其左右。特朗普的基本戰略是,允許兩人四處點火甚至發出戰爭威脅,他在后面指導,為的是讓對手產生驚懼,以便達到最佳效果,與美國簽署“最佳協議”或“合同”。問題是這種恫嚇策略對伊朗是否有效令人生疑。從40年來美伊關系的脈絡分析,美國不是不想攻打伊朗,而是打不了,更難收拾殘局。伊朗宗教政權的抗壓能力美國早已領教了。伊朗的策略基本上是以自己的“虛張聲勢”應對美國的“虛張聲勢”。

美伊關系劍拔弩張輪番升級的態勢還將繼續,擦槍走火的危險隨時都會發生,但爆發大規模軍事沖突的可能性基本可以排除。美伊領導人都在全力避免這種局面,包括中東國家在內的世界各國都不愿看到中東再生亂子。美國在委內瑞拉問題上想拉上主要歐洲盟國都沒能如愿,軍事干涉有心無力,更遭到盟國在內的世界各國堅決反對。要想絞殺伊朗絕非易事,中俄法德英都不會同意。

英法德明確反對美國退出伊朗全面核協議,堅決反對美對伊開戰,表示不會參與戰爭,日本首相安倍訪問伊朗,都是向特朗普發出此類信號。如果美國再次被拖進中東戰爭泥潭,其他力量乘勢而起并非沒有可能,如伊拉克和敘利亞戰爭催生了“伊斯蘭國”恐怖組織。

美國是需要敵人的,美國是需要制造緊張的,美以此來提振國家意識和讓盟友知道美國是多么重要與不可替代。從這個意義上講,美伊關系趨緊是美國的需要,至少在2020年美國大選前不會松動,只是軍事入侵或全面熱戰的可能性基本可以排除。

5月20日,特朗普發推文稱,若伊朗發動對美戰爭,將是伊朗的正式終結,永遠別想會威脅美國。歐洲輿論指出,特朗普此話實際上是說給自己聽的。美國若與伊朗開戰,不只是中東陷入全面戰爭,世界將難以承受其后果,美國的世界霸權也將會由此終結。

原標題:美對伊朗開戰將導致其世界霸權終結

責編:陳倩柔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黑龙江时时彩玩法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