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稀土“王牌”還沒出手,牌桌那頭先慌了
來源:俠客島 2019/06/14 10:09:08 作者:點蒼居士
字號:AA+

導讀: 幾天前,美國商務部發布了一份名為《確保關鍵礦物安全可靠供應的聯邦戰略》報告,篇幅相當可觀,但核心表達就一句:美國的戰略性礦物正嚴重依賴于進口,要采取“空前行動”,確保其供應無虞。

中國的稀土“王牌”還沒徹底出手,牌桌那頭的朋友倒先慌了。

幾天前,美國商務部發布了一份名為《確保關鍵礦物安全可靠供應的聯邦戰略》報告,篇幅相當可觀,但核心表達就一句:

美國的戰略性礦物正嚴重依賴于進口,要采取“空前行動”,確保其供應無虞。

值此“存亡之秋”,還特別以稀土為例道出舉國憂心:中國若對稀土禁運,美方的礦產供應鏈將遭遇重大沖擊(Significant Shocks)。

自個兒剛吵吵嚷嚷濕起來的地皮,怎個又要親手擰干?

image.png

美國商務部發布《確保關鍵礦物安全可靠供應的聯邦戰略》

前情

說起來,這倒也不是美國第一次為稀土及其他關鍵礦物捉急了。

這回的報告開篇就把前情捋了捋:

早在2018年2月,美國內政部就發布過一份《關鍵礦物清單》,逐一列出美國對外依存度高、且對美經濟發展和國家安全至關重要的35種金屬礦產。

其中有31種礦產的進口量占到其年消費總量的50%以上,有14種則是美國國內壓根沒有任何生產力、完全要賴于“攤開的雙手”。

供給從哪來?19/35的礦物的“頂級生產商”顯示為中國,而另外13/35的礦物的“頂級供應商”——巧了,也是中國。

為了“有理有據”,報告還額外附上了一份2017年美國關鍵礦物凈進口數據以強調“老東家”之不可離:

image.png

2017年美國關鍵礦物凈進口情況表

面子上,將近40種礦物的進口國名單中,中國上榜了20次;里子呢,稀土、鉍、銻、鈧、重晶石等自中國的進口占比均超50%,其中“鈧”更是100%要從中國“拿來”。

形勢既“不容樂觀”,貿易征戰興頭正酣的特朗普也早早下了總統行政令,要討得個“減少戰略性礦物進口依賴”的定心丸。

這回美國商務部的報告,就是對總統行政命令“事無巨細”的回應——通篇包含了6項行動綱領、24項目標、61項具體建議。

意在何處?用不那么順口的翻譯腔來說:“關鍵礦物的可靠供應及其供應鏈的韌性,對美國經濟繁榮和國防至關重要,要清醒認識到美國嚴重依賴外國關鍵礦產資源和外國供應鏈,這可能導致經濟和軍事上的戰略脆弱”。

用高度凝練的中文表述:有些人發現“自絕于世界”類同“自毀”后,“慌了”。

怎么應對? 當然要先“想轍”。

image.png

策略

細細研讀一番,美商務部這番救急策略那是相當四布羅列、八門五花。

比如作為六項行動綱領之首的“推進關鍵礦產供應鏈的轉型研究與開發部署”中,三個求生方向嘮得挺明白:先要開源,即發掘多樣的美國國內關鍵礦物源;再要節流,要更加有效地加工、制造、回收礦物,由此把浪費減到最小;三要備好稀缺礦物的同類“替身”,以待來日。

自然,“盟友作戰”的經典牌術也少不了。這回的報告以頗多篇幅詳述如何“加強與關鍵礦物相關的國際貿易與合作”,譬如要在風雨欲來之際,死命拽住一旁的加拿大、澳大利亞、日本、韓國。

其中合作領域包括但不限于:關鍵礦物資源識別和勘探、關鍵礦物加工和回收、減少供應風險和防止供應鏈中斷,甚至還要聯合跟進并共享國外投資、收購信息。

與商務部報告的落地前后腳,美方自家化學品公司藍線(BlueLine Corp.)也麻溜地和澳大利亞礦業公司萊納斯(Lynas Corp.)簽署諒解備忘錄,計劃在美國建立稀土分離廠,試圖“填補美國供應鏈的關鍵空白”。

與此同時,報告還高喊要“提高對國內關鍵礦產資源的了解”,根據優先順序,每兩年至少完成一次全國性或地區性的、對潛在礦床中關鍵礦物資源的評估;也不止于“了解”,還得充分利用《購買美國產品法案》,加強國內采購,促進自有礦物生產。

最后,行政手續這回也被美商務部告誡不準拖后腿,土地管理局、林業局等都要重審目前被“撤回”或被保護不受開發的地區,評估這些限制是否該取消或減少。

是風馳電掣?還是慌不擇路?

image.png

稀土元素應用領域(圖源:中泰證券研報)

現實

報告外圍,興味也不減。

美國于當地時間5月13日公布的對約3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關稅清單中,稀土及其他部分關鍵礦物“意外蒸發”;而中國于5月13日宣布、6月1日起生效的對原產于美國約600億美元進口商品加征關稅清單里,進口自美國的稀土金屬礦關稅被提升至25%。

被譽為現代工業“維生素”的稀土,島叔以前就聊過,它在冶金、石化、光學、激光、儲氫、顯示面板、磁性材料等現代工業領域的效用、戰略價值非朝夕可代。

就美國而言,對中國輸美稀土的“特赦”,也是其不得不留守住的“余地”。

畢竟,美國的戰機和導彈都在稀土“火線”上,從洛克希德·馬丁的F35戰機,到制導導彈和用于確定目標的激光,一切都賴于稀土以執行關鍵功能。

此外,據美國國會研究服務中心相關報告,包括釔和鋱在內的稀土被用于未來作戰系統車輛的激光瞄準和武器;斯特瑞克裝甲車、掠奪者無人機、戰斧巡航導彈,甚至普通的雷達、聲納,樣樣難離稀土。

美國國防部還由此呼出警告信號:“美方國防系統對中國稀土依賴程度巨大”。夸張了?數據顯示,美國80%的稀土需求,皆扎扎實實賴于大洋彼岸的中國。

而稀土之余,這回美商務部報告為之奔走不絕的其他“關鍵礦物”也來頭不小。

比如被列為對美至關重要的6種關鍵礦物之一、中國是其主要生產國的鎂,從航空航天到裝甲車輛,從槍械火炮到導彈彈藥,從光電儀器到軍用計算機,“存在感”無處不刷;由中國生產并大批供應美方的鎢,由于密度和硬度大,被廣泛用于彈藥領域;至于螢石,則普遍用于冶金、煉鋁、玻璃、陶瓷、水泥、化學工業……

自然還有五月初部分美國官員與美國汽車制造商會面中的主人公——“鋰”。美國首次推出全國性電動汽車供應鏈戰略的背后,是中國產鋰離子電池占比全球產量三分之二、美方占比5%的高下懸殊。

值得留意的是,前述美國6種關鍵礦物中,有4種平均凈進口依存度跨了50%的紅線。

經貿與國防皆仰“全球供應鏈”之鼻息,這種時候偏要甩開膀子“單干”,也是使出渾身解數,掐住自家命門——難怪商務部與五角大樓先后跳了腳。

image.png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公告截圖,其5月13日在公告中明確,擬征稅產品不包括藥物、特定醫療產品、稀土材料和關鍵礦物。

方向

世上除了白宮,恐怕沒有人相信貿易戰會有贏家;而白宮如今仰賴于的美商務部報告的“空前行動”,事實上又能挽回幾成敗績?

且看最近占盡風頭的“關鍵礦物”——稀土,報告中的具體建議確實給了不少:比如由美國能源部化石能源辦公室、國家能源技術實驗室牽頭的研究項目,據說已經可從煤矸石材料中分離出稀土元素。

在開發替代品思路下,東北大學的研究人員開發了鐵鎳合金以取代稀土元素中的釹和鏑,同時部分美國國家實驗室和明尼蘇達大學的研究人員2016年還發明了一種由鐵和氮制成的永磁體。

研發成果如何應用?五十頁的報告尚未及就此“高屋建瓴”,不禁引人期待,實驗室的大門究竟何時敞向人間;唯一可確定的是,生產商那端已沒啥心情再等,畢竟,據報告分析,美國關鍵礦物行業在“采礦、分離、金屬還原、合金化和高性能稀土等先進技術產品的制造的各個階段”,“都經歷了裁員、商業失敗和生產線轉移”。

想要如其所言,能“在美國戰時和其他國家緊急情況下快速響應軍事需求和民用需求”,恐怕最需要的,還是遠超想象的——時間。

關于這一點,美國企業與媒體看得就頗清楚。

花旗集團表態稱,美國“沒有現成途徑”來打破其對中國稀土供應的依賴;專注稀土產業的ThREE咨詢公司總裁詹姆斯·肯尼迪也撰文指明,美國專注于稀土開采而非整個稀土供應鏈,而中國呢,從2011年到現在,“中國每年的稀土專利申請量都超過世界其他國家的總和”。

迎頭趕上待何時?美國政府問責局三年多前發布的《稀土材料:制定綜合性手段有助于國防部更好管控供應鏈中的國家安全風險》做過回答:要重建其國內稀土供應鏈,美國可能要等上15年。

這期間呢?美商務部也沒忘提及2010年中國禁止向日本出口稀土的這段“小插曲”,Significant Shock之余,“斷供”或會帶來絕境。

image.png

“中東有石油,中國有稀土”。繼國家發改委此前“兩天三會”與行業專家等座談稀土管理與發展后,6月10日起,發改委、工信部、自然資源部三部委分別帶隊,赴多個省份開展“稀土等戰略性礦產資源情況調研”。

說來也“巧”,調研范疇與美方商務部不無相似,比如戰略性礦產資源的上中下游總體情況及行業運行情況、國際貿易、國內外合作、提供提高稀土等戰略性礦產資源保障能力的建議等等。

美國前財長保爾森當年的預言言猶在耳,“保護主義會自己擊敗自己;中國對于公開威脅反映強烈,中國不會退縮,而更可能會進行‘報復’,這樣關鍵的出口行業就會受到傷害。”

如今,下一張中國“王牌”已在焐熱,切莫讓它不得不被打出。

原標題:中國的稀土“王牌”還沒出手,牌桌那頭先慌了

責編:梁立群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黑龙江时时彩玩法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