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元首會晤可期,關系全面改善無望
來源:中國網 2019/05/19 10:04:46 作者:韋進深
字號:AA+

導讀: 特朗普與普京的二次會晤雖然可期,但俄美關系的全面改善并未讓人感到希望。

14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在索契會見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普京稱感覺到特朗普傾向于重建俄美關系的聯系,共同解決共同關心的問題。且俄羅斯“也希望完全恢復關系”。在中美貿易摩擦進一步升溫的時刻,蓬佩奧的索契行是否有離間中俄,在中美關系中打“俄羅斯牌”的考量?普京的表態與俄美關系的“重啟”再次引發國際社會的強烈關注。

事實上,自2018年7月特朗普與普京在赫爾辛基會晤之后,俄美關系的“重啟”已經開始,而特朗普與普京的再次會晤遲遲沒有到來,顯然并不符合俄美領導人的最初設想。隨著“通俄門”調查顯示俄羅斯并沒有與特朗普競選團隊有任何聯系,掣肘美俄關系發展的“國內障礙”看似掃除。在此背景下,美俄元首再次會晤的可能性大大提高。

作為國際體系中的大國,俄美之間存在諸多的共同利益,這是俄美關系發展的基礎和壓艙石。因此,俄美兩個國家關系轉冷和長期對立并無益這些問題的解決。蓬佩奧在與普京會晤時聲稱,俄美可以在朝鮮問題及保持戰略穩定領域開展合作。蓬佩奧的上述表態,加之會晤之前蓬佩奧苦等普京三個小時,可以看出來,美國在推動特朗普與普京的再次會晤方面,不僅持一種積極的態度,而且尋求在某些問題領域俄美能夠達成共識。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的言論也值得關注,“如果俄方接到(G20大阪峰會期間)會面的正式提議,當然會做出積極回應。”因此,在錯過了巴黎一戰結束百年紀念活動和APEC峰會兩次會晤的機會之后,特朗普與普京的二次會晤可能很快到來。

然而,特朗普與普京的二次會晤雖然可期,但俄美關系的全面改善并未讓人感到希望。一方面,俄美關系的轉冷是國際政治體系的結構性因素使然。另一方面,決定俄美關系走向的現實問題依然存在。從結構性因素看,美國是體系中的霸權國家,對俄羅斯始終抱有防范和遏制的心理。自蘇聯解體后,始終堅定不移地推進北約東擴,壓縮俄羅斯的戰略空間。美俄爭奪的焦點已從冷戰時期的中歐地區推進到目前的黑海地區。美國并未放棄北約東擴這一既定戰略,俄羅斯退無可退,這種結構性因素是影響俄美關系進程的決定因素。

從現實問題看,俄羅斯與烏克蘭圍繞克里米亞歸屬和黑海通行問題仍劍拔弩張,美歐對俄制裁仍在一輪一輪加碼,圍繞《中導條約》、伊核問題、敘利亞問題等國際與地區問題的競爭和對抗所帶來的負面效應持續存在,很難想象在上述問題一個都沒有得到徹底解決的前提下,俄美關系能夠全面恢復并改善。

因此,蓬佩奧訪俄雖然值得關注,但能夠為俄美關系改善帶來多大效果仍是“未知數”。俄美領導人的相關言行在為特朗普與普京的再次會晤創造一種積極“氛圍”,但俄美關系的全面改善仍遙遙無期。這點從蓬佩奧將朝鮮問題和全球戰略穩定作為俄美“合作”的領域可見一斑。畢竟朝鮮問題不是俄美關系的核心問題領域,拋出全球戰略穩定議題也只是關注美國退出《中導條約》之后俄美如何談判,換句話說,美國要維持在全球戰略穩定領域的絕對優勢,需要俄羅斯的“承認”和“配合”。這對俄羅斯而言,委實有些強人所難了。

最后,蓬佩奧訪俄是否是在中美關系中打“俄羅斯牌”?筆者認為不必牽強附會。一方面,今天的國際關系與冷戰時期相比已是大為不同,中美俄三國之間交流溝通的渠道多種多樣,每個國家的戰略意圖非常清晰明朗,缺少了“打牌”的環境和條件。另一方面,中俄之間的戰略信任和戰略溝通堅實而頻繁,在構建新型大國關系的進程中,在中俄之間“打牌”的可能性非常低。

原標題:美俄元首會晤可期,關系全面改善無望

責編:陳倩柔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黑龙江时时彩玩法介绍